首页 > 健康频道 > 名院动态 > 正文

宜昌分娩镇痛推开舒适化医疗之门

国家试点医院名单公布,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入围

生育之痛、分娩之苦,曾经被认作是母亲必须经历的一种理所当然的磨难。而如今,娴熟的镇痛技术已经可以让生孩子不再饱受那般痛苦。眼下,分娩镇痛试点已在全国范围启动,2018年11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文,启动分娩镇痛三年试点。2019年3月20日,分娩镇痛国家首批913家试点医院名单公布,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位列其中,成为我市唯一一家入围的公立三甲综合医院。

随着试点医院的经验积累和带动,分娩镇痛有望在全市大范围推广。昨日,记者前往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采访该院推行分娩镇痛所做出的种种努力与探索。

生育观念差异

不少人对分娩镇痛心存顾虑

对很多产妇来说,生产痛可能是她们一生当中所经历的最为剧烈的疼痛。在现代医学疼痛指数中,产痛也是仅次于烧灼伤痛位居第二。持续而剧烈的疼痛会给产妇带来巨大的恐惧和痛苦,进而可以引发一系列的生理变化,最终导致分娩出现异常,严重者可威胁到产妇和婴儿的健康安全。不少第一次经历分娩的产妇由于恐惧分娩的疼痛而被迫放弃顺产,选择了剖宫产。这也是导致我国的剖宫产率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

一年前,为了迎接儿子的出生,小田选择了当地一家公立医院生产。由于身体条件不错,也不太了解分娩镇痛,她直接选择了顺产。

“没有想到的是,间隙性的宫缩几乎要了我的命。从头一天晚上到第二天下午,从病房到待产室,再从待产室到病房,来来回回,我熬过了我生命中最难忍受的10多个小时,有一种活不下去的感觉。如果还生二胎,我绝不自己生了。早知道有分娩镇痛,花多少钱我都会让麻醉医生打一针!”回想起生儿子的那些艰难时刻,小田仍然心有余悸。

在过去的医疗服务领域中,分娩镇痛曾一度被认为是一件不划算的事,由于并非基本医疗需求,甚至被认为是一种“奢侈消费”。除了观念上的偏见,麻醉医生紧缺、分娩镇痛尚未列入医保,这些因素叠加导致分娩镇痛推行缓慢。

在确保产妇和胎儿安全的前提下,医生往往会建议适合自然分娩的产妇选择无痛方式,以减轻产妇分娩疼痛。这也一直成为医学科研和临床医生持续攻坚的课题。

成为国家镇痛试点

赢在医院的先进医学理念

其实,这样的分娩镇痛技术在西方几近普及,而在中国才刚刚起步。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官方数据显示,在西方发达国家,自然分娩期间接受镇痛已经是一种常态和被广泛接受的观念。

作为国家首批分娩镇痛试点医院,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产科主任陈爱华告诉记者,生育观念的误解让不少产妇和家属对分娩镇痛心存疑虑;同时,麻醉医生的严重不足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这项工作中,没有麻醉医生不可能进行。经过医院这些年的不断努力,分娩镇痛得到了持续推广,其效果已经开始显现。2016年至2019年3月,接受药物镇痛的产妇有927例;2014年至2019年3月,接受非药物镇痛达到2559例,目前市一医院的分娩镇痛率已达到了87.32%。

这种来之不易的局面,其实也是医院推行先进医学理念,以及多个科室携手前行的必然。

多年前,为了减轻产妇的疼痛,市一医院妇产科便尝试非药物镇痛(物理镇痛)分娩,比如导乐镇痛分娩仪,通过电刺激来缓解产妇疼痛。这种方式也是有效的,但相比药物镇痛分娩,舒适度还是远远不及。

2016年3月,市一医院获批“快乐产房 舒适分娩”镇痛基地,开始更为广泛地推动分娩镇痛的发展。当时,医院便成立了麻醉科、妇产科、新生儿科等科室参与的小组,对所有人员进行全面培训。在医院内部,鼓励员工进行分娩镇痛试产。值得欣慰的是,没有出现一例不好的反应病例,满意度达到了百分之百。这也更加增强了医生们进行科普宣传的信心,也同步收获了产妇与家属的信任。

“分娩镇痛理念的核心就是以人为本,也是精准医疗的要求。这种技术大大提高了自然分娩的比例。目前,在美国85%的产妇分娩时做到了分娩镇痛,英国1970年后分娩镇痛率达98%,而我国分娩镇痛率不足1%,剖宫产率高达50%,而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剖宫产率仅为15%。”陈爱华指出。

麻醉医生走到前台

成为赶走产房痛苦的亲切身影

现在,麻醉医生已经从“幕后”来到了“前台”,走进内科、外科、妇科、儿科等科室。分娩镇痛走到现在,很显然,离不开麻醉医生们的努力,他们来到产床旁,成为赶走产房痛苦的亲切身影。

“从生理上来讲,分娩疼痛来源于子宫阵发性收缩以及胎儿娩出时的子宫及产道组织损伤,刺激其中的神经末梢产生电冲动,沿腰、骶从神经传递至脊髓,再上传至大脑痛觉中枢,从而使产妇有剧烈疼痛的感受。在分娩镇痛中,麻醉医生用低浓度局部麻醉药物来阻断孕妇的感觉神经传导,让她们在生产中舒适起来。根据产妇疼痛的承受力,局麻药物剂量还可以随时调节。麻药只是大大降低了痛感,并不会影响生产过程。”麻醉科主任舒爱华解释着分娩镇痛的医学原理。

单纯就技术而言,分娩镇痛所采用的麻醉技术并不是新技术,但镇痛流程与路径管理却是分娩镇痛安全的核心所在。

为了提高分娩镇痛管理和技术能力,市一医院麻醉科多次邀请国内外知名教授进行学术交流,安排科室人员外出培训学习。在培训中,麻醉医生、产科医生、新生儿科医生及助产士进行面对面交流,找准分娩镇痛率低的节点问题,为扩大开展此技术找到突破方向。目前,该院所执行的分娩镇痛操作版本已更新至第三版了,单是管理流程、操作规范均经历了多次完善。

“这些年我们进行了大量的知识科普宣传,向公众普及无痛理念。在医院领导的重视和大力支持下,近4年来,我们医院分娩镇痛比例逐年上升。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能成为国家试点也是一个很好的例证。随着舒适化医疗理念的普及,以及产妇观念的转变、镇痛技术的完善,要求接受分娩镇痛的群体将不断扩大,分娩镇痛一定会达到国家的预期。”舒爱华高兴地说道,2016年,医院每个月只有20名左右产妇接受分娩镇痛。现在,每月已突破了50人。虽然这个数字并不是很大,但公众的生育观念正在一天天改变,这是很宝贵的。

试点医院带动

分娩镇痛将实现广泛普及

2018年11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分娩镇痛试点工作方案》(以下简称“试点方案”)提出,2018至2020年在全国具备产科和麻醉科诊疗科目的二级及以上综合医院、妇幼保健院或妇产专科医院内,遴选一定数量的医院开展分娩镇痛诊疗试点。2019年3月20日,第一批913家试点医院名单“出炉”,市一医院荣列其中。

现在,市一医院所执行的分娩镇痛费用标准不足2000元,但也能成为低收入家庭放弃的重要原因。试点方案要求,各级卫生健康部门应积极协调相关部门,为试点提供医保报销等政策支持,尽早让更多人能享受这项技术带来的益处。

除了政策层面的努力,其实在技术层面上,分娩镇痛的操作理念也在不断更新与完善。

最初,只是在疼痛最剧烈的阶段,无痛针才会出现。比如,产妇宫口张开3公分时。去年11月,国家卫健委随试点方案一同发布了《分娩镇痛技术操作规范》,并明确只要产妇有要求,在产程的任何阶段均可分娩镇痛。这就意味着,只要产妇开始感到疼痛,就可以随时注入药物,再也不必忍受产程中的哪怕一点点疼痛,舒适度明显改善了很多。

初为人母的小张就享受到了这种技术福祉。4月8日凌晨1点多,刚刚开始疼痛,她便请来了麻醉医生。

4月8日上午10时,当记者走进待产室时,29岁的小张正躺在床上看手机,全然不像生下女儿才2个小时的产妇,她的脸上几乎没有疲惫之态。

“1点钟开始疼,8点钟才生出来,中间我差不多还睡了4个多小时。我没有感觉什么疼,不过宫缩我还是知道的。来之前,我们打听到市一医院的分娩镇痛技术好,所以就从兴山老家直接入院待产了。”初为人母的小张轻松地说道。

这样的场景只是分娩镇痛推行中的一幕“序曲”,相信通过试点医院的带动,分娩镇痛必然在全市得到广泛普及。

“现在,我们正在全力推动二级医院的分娩镇痛开展工作。2017年,我们与长阳人民医院联动,进行相关技术传授。今年3月,宜都市第一人民医院也派医护人员来我们医院学习分娩镇痛技术。分娩镇痛技术带到医院的第一天,就有3名产妇享受到了无痛生育。从下个月起,麻醉科准备用2个月左右的时间,带着分娩镇痛技术上门,把各个县市区走个遍,与他们建立起良好的互动,带动整个宜昌地区的分娩镇痛技术整体前进,让分娩进入一个舒适化医疗时期。”谈到分娩镇痛的前景,舒爱华信心满满。

作为一名资深的妇产科专家,市一医院妇产科主任佐满珍一直致力于分娩镇痛工作的开展。

“在解决分娩无痛这条路上,市一医院已经走了十几年。在麻醉科主任及医生们的大力支持下,医院产科承诺了24小时无缝隙为产妇做分娩镇痛服务。这确实很受广大产妇信赖,效果很好,产妇之间也互相交流经验,起到了互相宣传的作用,要求自然生产者也越来越多。”佐满珍说道,现在,随着国家试点医院的推行,在国家政策层面上全面推广此技术,相信会让更多产妇享受到人文关怀和自然分娩带来的红利。(通讯员 向熙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NO.1
0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